投資人為何選擇了百度外賣和餓了么,卻放棄了

最為悲慘的事情莫過于,冬天到了,你卻還沒有找到過冬的棉衣!不無夸張地說,如今的美團,就處于這樣的悲慘境地。

最近一段時間以來,全球二級市場都處于大跌之中,這也連累了投資機構在一級市場上的投資底氣和力度。無論是傳媒大亨、新聞集團總裁魯珀特•默多克,還是“大閑人”史玉柱,都認為新一輪的金融危機已經迫在眉睫。聚焦到互聯網O2O領域,億歐網創始人、O2O專家黃淵普也認為,O2O的寒冬已經來臨。面對這樣的大環境,對于正在苦苦尋求新一輪融資的美團來說,無疑是時運不濟。

不僅如此,美團在外賣、團購領域的老對手百度外賣、百度糯米和餓了么,卻在近段時間分別拿到了2.5億美元、200億人民幣和6.3億美元的“大額支票”。一方面是自己的口袋日益干癟,另一方面競爭對手卻荷包鼓鼓、咄咄逼人,一直以來主要靠燒錢獲得發展的美團,無疑正面臨雪上加霜的危險境地。

從自詡O2O第一集團、中國互聯網的第四極,到如今被指出虧損嚴重、資金鏈緊張、融資不順、公司內部混亂、和供應商的官司等等,這中間發生了什么?業界從一致看好,到眾口唱衰,又是出于什么樣的原因?

比燒錢更恐怖的是燒掉投資人的信心

從成立至今,美團一共進行了1200萬美元的A輪融資、5000萬美元的B輪融資、3億美元的C輪融資、以及今年年初7億美元的D輪融資。

縱使融資的金額不斷增大,但是美團仍舊處于極度“缺錢”的狀態中。原因就在于美團燒錢速度實在太快,以外賣為例,此前媒體的報道還是,美團外賣從去年9月份開始,每月補貼額就將近2億人民幣。但是到了今年,根據知乎爆料者引述美團最新一輪融資的接洽者的話,美團上半年每月燒錢的額度,很可能已經增至6億。

即使美團年初所融的7億美元全部都補貼給外賣,也僅僅能夠持續七八個月,何況在美團內部,除了外賣外,包括團購、電影票、酒店等等,都是需要輸血的主。因此坊間傳聞“美團資金鏈日益緊張”,可能并非空穴來風。

和傳統行業不同,互聯網是先燒錢再賺錢的行業,O2O領域更是如此。如果說美團大規模的補貼和燒錢,能夠換來用戶數量的快速增長,以及用戶粘性的不斷提高,那么這樣的燒錢也未嘗不可,可是現實情況卻并非如此,原因有二:

一是,外賣用戶和團購用戶一樣,在價格方面,幾乎沒有一分錢的忠誠度,絕大部分人是“哪家便宜選哪家”,這樣當美團補貼力度下降的時候,用戶數就會銳減;另外一點,和團購用戶不一樣,外賣用戶對時效性有較強的需求,而在物流這點上,并非美團的強項,相反無論是百度外賣還是餓了么,都極為看重物流體系的建設。餓了么最新的6.3億美元的投資,有很大一部分要投在物流方面,而百度外賣更是明確要做同城物流,包括餐廳、超市購、藥品等,已經基本滿足了限時服務需求。

由此,就會出現這樣的現象:美團大量的團隊辛辛苦苦進行地推,花巨資進行補貼,其實并不能圈用戶、構建護城河,僅僅是在培育市場、教育用戶而已;相反類似百度外賣那樣,基于用戶核心痛點而進行物流建設,反倒更能提升用戶體驗,獲得用戶的青睞和黏性。

雖然不能真正做大有黏性的用戶規模,但是只要有錢,仍舊可以做大GMV,為上市講一個好聽的故事,因此錢還是要找的。只不過對不善于和資本打交道的王興來說,這無疑是一個頭疼的事情。小道消息稱,美團已經從原本對自身150億美元甚至200億美元的估值,主動降低為了100億出頭,可見美團對“錢”是如何的急迫。

美團還是那個美團,對手早已不是那個對手

其實,就算美團能夠找到新一輪的投資方順利融到急需的10億美元資金,擺在美團面前的也絕非陽光大道。原因就在于美團還是那個美團,而競爭對手卻早已不是原來的競爭對手。

幾年前,美團的競爭對手僅僅是拉手、窩窩、滿座、高朋等小企業,千團大戰雖然慘烈,但是那也僅僅是局限于團購行業而已。彼時團購網站的競爭非常傳統,比拼的是折扣、資金、地推能力等等。拉手的內爭外斗、大眾點評的疏忽,讓美團得以一舉突出重圍。

但是,如今在O2O的戰場上,美團要面對的都是中國互聯網的巨頭以及準巨頭。具體來說,團購領域,美團要面對百度糯米和大眾點評,這兩者背后是百度和騰訊;在外賣領域,美團的競爭對手是百度外賣和餓了么,這兩者背后站著的是百度、騰訊和京東;在電影票領域,仍舊是百度糯米,以及微信電影、網易電影、格瓦拉等;在酒店領域,則有攜程和去哪兒兩座大山。不難看出,美團如今已經成為了整個中國互聯網行業的“全民公敵”。

不可否認,在成為全民公敵之前,美團2012年在電影領域,2013年在酒店領域,2014年在外賣領域,都取得了不錯的成績。只不過,如今多線開戰、疲于奔命的美團,已經越來越力不從心。在今年年初,王興提出美團今年要重點建設平臺、構建生態。但是,大半年過去了,美團在平臺、生態方面卻鮮有亮點。

這背后,最大的原因在于,無論是建設平臺還是構建生態,都必須對行業有著高度的格局和深刻的洞察,而這些并非王興的長處,王興的優點在于早期發現細分領域的需求和機會,并成為先人一步的Copycat!此外,平臺和生態,還需要有產品、技術、資源等多方面的支撐,相比BAT,美團顯然要薄弱得多,即使和小米、樂視比,美團也有較大的差距。這也導致了美團出不了小米“硬件+軟件+服務”的平臺布局,也出不了樂視“平臺+內容+終端+應用”的垂直整合生態。

在平臺、生態方面布局的毫無起色,不僅意味著美團各個業務板塊不能有效耦合,達不到相互增值、良性循環的效果。相反,每一個業務板塊其實還是“競爭對手”的關系,只會在內部爭奪資金、資源等。如果各大業務板塊都能做得好,固然是好事,但是如果有某一塊業務陷入泥潭的話,勢必就會在整體上拖累美團。最終,缺乏生態系統的美團,很有可能就會在各個細分領域被競爭對手分而食之。

資金是短板,王興更是短板?

不管未來的發展怎樣,以美團現在的體量和地位,可以說王興已經新晉成為中國互聯網行業的大佬級人物。和其他大佬不同,在王興的身上,兩種不同的標簽都極為鮮明。一方面,王興聰明、好奇心強、對互聯網行業高度敏感、能夠深刻洞察用戶需求,這也使得王興三次“第一個”地發現了社交網絡、社交媒體和在線團購的巨大機會;另一方面王興也被傳稱,管理能力弱、缺乏合作精神、不善于和投資人打交道、過分拘泥于細節等等,而這些甚至很可能成為資金之外,美團最大的短板。

先說,不善于和投資人打交道這點。其實,在這方面王興之前已然吃過大虧。多年前,王興就因為校內網的融資失敗,而不得不以200萬美元的低價賤賣給千橡集團的陳一舟。而后者,卻在短短的5年時間,將校內改為人人網,并打造了“中國最大的社交網絡概念”成功赴美上市。如今,再次面臨關鍵的融資節點,不知王興是否會重蹈覆轍。

在缺乏合作精神這方面,就不得不說美團和阿里貌合神離的關系了。當然,你可以說是王興的野心大、心氣高,但是即使如此,也不至于會發生干兒子不和干爹進行業務合作,反倒把機會讓給競爭對手的事情。以去年的淘寶38生活節為例,這是阿里集團僅次于淘寶雙十一、天貓雙十二的節日,但是淘寶整合了淘寶、天貓、拉手、窩窩等多方力量,卻唯獨看不到美團的身影,類似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。

前段時間,阿里巴巴與螞蟻金服合資成立了一家本地生活服務平臺公司——口碑。不僅注資額高達60億人民幣,原先阿里巴巴旗下的餐飲服務平臺淘點點,以及螞蟻金服在線下的商超、醫療、售貨機資源,都將整合進新的公司,這對于美團來說,無異于被重重的捅了一刀。

而在管理方面,從最近美團高層的各種動蕩,更是可以管中窺豹。先是報道稱去年底,美團的銷售副總裁楊俊離職,而在此后短短的2個月里陸續有超過10名區域總經理、城市經理級別的員工離職。隨后又有傳聞稱元老王慧文的權限就被不斷削弱,目前只負責美團新設立的外賣配送事業群。接著,雖然一手建立了美團地推鐵軍,但是如今卻沒有接手具體業務群或者業務部的干嘉偉,也變得日益尷尬。而最新的小道消息又稱,此前頗受重用的空降軍沈麗,已經離職。不管各種消息、傳聞真真假假,但是至少可以看出如今美團內部的各種混亂,而這一切掌舵人王興自然難辭其咎。

公司極度缺錢,掌舵人卻不是一個融資高手;內部各種明爭暗斗、搶奪資源;外部競爭對手卻不斷升級,可以說美團如今已經到了最為關鍵、最為危險的時刻。而在全線作戰中,又屬外賣最危險:既要面臨有資金、有物流、有入口、有技術的百度外賣的追殺;又要面臨一直以來都非常專注、有深厚積累的餓了么的攔截。如果美團在外賣領域真的丟失陣地的話,那么很可能引起美團各個業務板塊一系列的連鎖反應。

這或許也是投資人為何選擇了百度外賣和餓了么,卻“放棄”了美團的重要原因——因為他們要選擇風險更小、潛力更大的標的。

香港六合彩管家婆